带孩子悠游书海;以阅读拉近孩子的心

2020年07月08日 06:14 T慧生活

带孩子悠游书海;以阅读拉近孩子的心

「我们为何需要阅读好文学?」

牛津与剑桥中世纪文学的名学者,也是《纳尼亚传奇》的作者,更是世界众多信仰者的导师C. S.路易斯说,原因就像我们需要门窗的道理一样。

好文学,满足我们「必须出走」的欲望。也许一开始,我们是出于想要强化自己的动机去拿起一本书,但更深的内在动机,其实是为了要从自己出走,打破侷限、治疗寂寞。人类做阅读这件事的动机有很多可能,可能是为了理解爱、为了探索道德、为了掘揽知识,也为了接受艺术的召唤。

当一个人安然囿于自己的世界,不开窗不出门,就会有个逐渐缩水的自我,那无异于坐牢的犯人。当我们阅读好文学时,我们变成一千个其他的人,我们透过别人的眼睛看到一千个世界。在求爱、求德、求知的羽翼下,我们超越自己,每一次开窗推门,我们都比上一次的自我,再丰足一点。

路易斯讲的虽然是精緻文学的层次,但怡慧老师用她的身分与工作环境,把路易斯这个道理平民化,活生生操练到常民生活里。可贵之处还在于,她扮演一个牧羊者的身分,带领一群羊儿不断跳出自己的藩篱,往延伸的草原探去。不可讳言,在现下的社经结构里,「校园」依旧是集体运作、充满规範的地方;「教师」也难免必须扮演谆谆教诲的角色。但「诲尔谆谆,听我藐藐」,带着优越辈分与机械劝导的关切,要孩子或青少年不疏远退却,甚难。

成长,何其奔放複杂!脱离童年阶段,往成人过渡的青少年尤其是,时代迅速变动,上一代的成长经验必然只剩下几成可回收适用在新一代。我们都知道,一位教者即使他的专业科目再卓越,一旦去掉人生的动态脉络,也只算是一个设计精良、教人按表操课的的电脑软体而已。因此,一个教师若不阅读,就会像个狱卒,只做着把更多犯人关进栏杆里的事,而那是我们对教育最挞伐最畏惧的景象。

学习,何其神祕多元!一百个孩子,来自一百个背景,就有一百种複杂的学习机制。身为教养者,面对「孩子学习」这件事,要敬畏如敬神,如此才会有推门开窗的动机,不断感受自身的渺小而容纳更多可能。但相反地,教养者不能让孩子对「学习」产生敬畏,而要他们如爱恋一样癡迷。

阅读,何其繁花齐放!面对青少年,出生国文系的怡慧,不拘泥文类,将各类书励志、成长小说、纯文学、诗歌散文、传记、日记、图文书、绘本等,都视为和少年相遇的桥梁。彷彿一整个书店或图书馆,才是少年的校园,教科书与参考书只是其中一个书架而已,如此宽广浩瀚。

怡慧身为老师,虽然也不得不把青少年教育化零为整,在一条大川里与他们同行,但每当她遇见个体时,会因为用心聆听而打破集体性的逻辑思考,再借用她图书馆化的人生经验,用适切的好书,疏导每道洪流,到他们该去的小河去,让他们调转流动速度、看见不同风景,再适时归回大河脚步。

深谙文学纯美的她,不仅带着孩子在书店里悠游,还希望孩子也能看见她的私房书架,在千迴百转后,总不忘引领他们进到她的祕密花园去汲取浓郁的花蜜,让孩子在更高层次的阅读境界里,不断重整再生,并对书写也产生动机。

读着怡慧一篇篇记录她跟每个年轻灵魂对话的短文,我看见一个良医心甘情愿地为每个进诊间的人,细心地望闻问切,耐心陪伴后开出的药帖,不是冰冷药丸,而是温暖书单。我也看见一个大人,不断脱去身上的制服,化身一个大孩子和少年们勾肩搭背,谈属于他们的爱恨情愁,即使要递书,也不落痕迹,像是塞给好友们的传情小纸条。

当我读到怡慧如此信仰「阅读与书写」的人生,并希望每个经过她身边的生命都享有这等美好,说着「学校应该是培养孩子自信心的地方,没有一个人可以在找不到天赋时,就离开学校。老师的工作是让你们天赋自由后,学会爱别人也爱自己」这句话时,我感到好放心。阅读不是换取作文高分的利器,而是在这样的教育理念下运行。那幺,这条大河,谁会不愿同行呢?

上一篇:
下一篇:

最火资讯

311东日本大震灾《现在、两个人的道路》充满希望的复兴动画

311东日本大震灾《现在、两个人的道路》充满希望的复兴动画

在311东日本大震灾满四周年的昨天,宫城县发表自行製作的短篇动画。主旨为描写振兴家园的过程、对国内外

311东日本震灾六年后,如今仍然充满活力!来日本东北,展开太

311东日本震灾六年后,如今仍然充满活力!来日本东北,展开太

日本东北太平洋沿岸之旅遇见美丽笑颜被美丽大海与群山围绕的日本东北太平洋沿岸地区,大海赋予人们丰富资源

311人出席 遗产分配研讨会反应好

311人出席 遗产分配研讨会反应好

出席者踊跃出席遗产分配研讨会。由砂拉越伊斯兰资讯中心及砂拉越回教局联合主办遗产分配研讨会,于今早在诗